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海外新闻 时间:2019-07-04 编辑:诚信在线官网 浏览:
7年前,济宁市兖州区的铁路职工夫妇翟峰、孙宏岩辞去工作、卖掉房子和车,带着当时只有8岁的女儿,在亲人和朋友一片惊诧的目光中出了国门,在国外购买了帆船,开始了他们的帆船环球游。 为此,他们也成为当时我国第一个驾驶帆船航海的家庭。这个家庭的选择

7年前,济宁市兖州区的铁路职工夫妇翟峰、孙宏岩辞去工作、卖掉房子和车,带着当时只有8岁的女儿,在亲人和朋友一片惊诧的目光中出了国门,在国外购买了帆船,开始了他们的帆船环球游。

为此,他们也成为当时我国第一个驾驶帆船航海的家庭。这个家庭的选择和生活方式曾一度受到国内外媒体关注。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一家四口在青岛游玩

显然,其帆船游过程中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和孩子的学习教育成长,比他们卖车、卖房、去职、去学的关注度更高。

近日,从国外返回国内并来到青岛游玩的翟峰一家,接受了半岛记者采访,首次在媒体面前公开这7年来备受民众关注的他们一家真实的生活状态、孩子学习成长、帆船游过程中的酸甜苦辣与得失。

“疯了,简直是疯了”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三岁多的丫丫

2012年秋季的济宁兖州城区。

这天清晨,在一个中档小区里,翟峰、孙宏岩夫妇和他们当时只有8岁的女儿馨馨向家中的老人告别。之后,他们踏上北京的列车,并从北京乘飞机飞往印尼的巴厘岛。

在告别的最后一刻,身为妻子的孙宏岩眼眶里的泪水最终滚了出来。

“这哪是告别,在双亲的眼里,我们夫妻那是‘众叛亲离’。”翟峰告诉半岛记者。

谁说不是“众叛亲离”呢?在亲戚朋友同事和同学的眼里,翟峰夫妇有着在铁路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夫妻恩爱,有车有房。可就是在这次告别亲人动身之前的1年前,这对夫妻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卖房、卖车,凑盘缠,再去职,孩子去学,带着在当时只有8岁的女儿,出国驾驶帆船游世界。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孙宏岩和女儿馨馨在海滩准备下海冲浪

当他们夫妻将这个决定告诉双方的双亲时,家庭甚至家族顿时起了轩然大波。

“疯了,简直是疯了。”翟峰告诉半岛记者,当时双亲坚决反对他们的这一决定以及未来一段时间的人生计划。显然,与卖房、卖车、辞职相比,老人更反对的是孩子弃学后,在环球过程中的学习、成长和他们三口之家的中途安全。

承受着“众叛亲离”的压力,翟峰还是用卖房、卖车的钱,在国外购买了一艘二手帆船,毅然决然地带着妻子和孩子,乘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孙宏岩和女儿馨馨准备下海冲浪

在北京乘飞机出国门之前,央视等京媒以及多地媒体对这个环球游家庭进行了密集报道。媒体的报道最终引来重大争议:卖车、卖房、辞职去环球游,该不该?尤其是让孩子从课堂里辞学,跟随父母走天涯,可不可行?这样对孩子一生的成长,将影响几何?

“面对这些评论,我无言以对。”翟峰说,“当时有压力,压力主要还是来自孩子的教育成长,还有‘众叛亲离’背后,父母那愤怒和无奈的目光。”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公众的一片争议与亲人的质疑声中,一家三口出了国门,开始了他们驾驶帆船海上漂泊的生活。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孙宏岩和女儿馨馨正在船帆上书写名字

帆船很小,只有20平米,一家人的吃住都在帆船上。

面对汪洋大海和大海上可能随时发生的不可预料的风险,翟峰这个掌舵者对妻子和女儿下命令:船上的每名成员都是船长,包括8岁的馨馨。

在船上抵御风险,要有一个好身板,有好身板就要先练好脚板,脚板稳了才能在摇晃的帆船上站稳。

为此,从上船初始翟峰就要求妻子和女儿全部脱掉鞋子,从脚底板练习强身健体。

为生存,曾靠岸打洋工

出门看世界,生存和安全首当其冲。

当初夫妻二人的房、车总共才卖了40万元,在国外花35万元人民币买了二手帆船后,身上只剩了5万多元现金。

5万多元,对初来乍到在异国他乡的这个家庭而言,时刻充斥着生存的危机。

这个家庭的选择经国内一些媒体报道后,除了受国内公众关注之外,还引来一些探险者和海上游者的追随。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为了生存,翟峰开始通过网络向地球人出售帆船和船帆的面积。

“就是在帆船船体和船帆上签上这些爱好者或者追随者的名字。”翟峰说,“一个人名早期卖10元钱,后期最少卖到100元。”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翟峰和女儿馨馨正在船帆上书写名字

全球的这些关注者将他们的名字通过网络发给这个航海家庭后,一家三口再将这些关注者的名字写在帆船或船帆上,之后拍照再发给这些追随者。

后来,翟峰发现这些书写在帆船上的名字经海水浸泡后容易掉色,于是后来干脆将名字全部写在了船帆上。

一个高15米、宽3米的船帆,最终挤下了来自全球的3300多个名字,这3300多个名字为这个家庭换来了6万余元人民币,而其中一人曾花9000元购买了一个写在船帆上的名字。

一腔激情出国门,中途非一帆风顺。

对于这个常年在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新加坡、菲律宾、澳大利亚等汪洋大海上漂泊并坚守的家庭而言,单靠船帆签名赚小费对他们的生活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为了生存,帆船不得不靠岸。

此时的这个家庭靠岸,起初为一些电脑和汽车,进行广告代言。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丫丫在潜水

除了海上的生活之外,在国外的这个中国家庭后来还购买了三角飞行翼,实现了从海上到天上的飞行生活。同样为了生存,此时的翟峰与媒体合作,由他等驾驶飞行翼在澳大利亚拍了“飞越澳洲”的8集纪录片。

期待一炮走红的这部纪录片,并没有走红,但生活仍要继续。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一家四口在国外与友人在一起

仍是为了生存,一家驾驶的帆船开始完全靠岸并上岸,夫妻二人开始在澳大利亚打工。

“我在澳大利亚做过包装工、电工,而妻子则在餐馆打工。”翟峰说,在澳大利亚做电工,每小时最高可以赚到折合150元的人民币,餐馆可以拿到每小时90元的人民币。

这些年在海上,翟峰这个掌舵者不但以自身经历总结出了帆船的航海和规避风险的能力及经验,还学了一口烂熟的英语。

此时的他开始在国外的一些帆船机构用英文发表演讲,将他们这个家庭的航海经历、经验进行传播,靠演讲赚取生活费。

从家教到上岸入学

在翟峰看来,起初家人反对他们环球游的更重要的原因,是夫妻两个带着刚入学的孩子出走。他承认,孩子的学习教育也曾是夫妻二人最担心的。

孩子离开兖州的学校时只是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在出国之前,妻子孙宏岩到书店购买了孩子从3年级到5年级的所有教材带在了身上。

深读|中国第一个环球家庭国外7年的得与失

孙宏岩在国外教3岁多的丫丫学国学